pc蛋蛋4.6倍技巧 拉人玩pc蛋蛋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登陆工具 pc蛋蛋需要28预测 pc蛋蛋金蛋怎么充值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推广模式 pc蛋蛋预测网站哪个准 大神pc蛋蛋预测北京图 pc蛋蛋组走势图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玩 pc蛋蛋大小单双原理 pc蛋蛋注册与操作教程 pc蛋蛋什么时候开盘 pc蛋蛋杀组合凤凰算法 pc蛋蛋加拿大28-结果参考 pc蛋蛋外围算账 北京pc蛋蛋开奖网址 pc蛋蛋vip pc蛋蛋记账群 大白pc蛋蛋在线预测99 pc蛋蛋数据统计网 pc蛋蛋地址 pc蛋蛋最快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稳赚技巧 pc蛋蛋预测加高手qq群338080 pc蛋蛋500期走势 pc蛋蛋28特码 pc蛋蛋计划软件

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中文版的信效度

2019-02-19 14:38:02 心理技术与应用2019年1期

张然 毕重增

摘要社会认知基本维度是认知自我和他人的一个基本框架。随着经济社会迅速变迁,社会认知及相应行为模式正在发生变化。为了提供一个?#34892;?#25506;究基本维度行为倾向的测量工具,本文对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进行了信效度检验。通过对498名研究对象数据系统分析发现,中文版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具有较高的内部一致性和良好的因素结构,与效标的关系和性别差异分析也提供了合理效度的证据。总之,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中文版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可?#26434;?#20110;有关的研究中。

关键词社会认知基本维度;能动行为倾向;社群行为倾向;价值观

分类号B8417

DOI: 10.16842/j.cnki.issn2095-5588.2019.01.001

1引言

社会认知内容可以归纳为两个基本维度(Abele & Bruckmüller,2011;Bankan,1966):强调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或者是与道德行为相关的社群性(communion);追求自身成就目标过程中展现出来的能动性(agency)(Fiske,Cuddy, & Glick, 2007;Ybarra,Chan, & Park,2001)。能动性和社群性两大维度常会自发地被?#32654;?#25551;述自我和他人(Trapnell & Paulhus,2012)。两大维度的社会认知功能不同,社群性特?#26159;?#20351;个体融入到社会群体中去,包括利他主义、亲和动机、情感表达等,被知觉者的社群性特质可以直接对知觉者带来利益或造成伤害,因此通常为他人导向(Abele & Wojciszke,2007;Reisz,Boudreaux, & Ozer,2013)。相反,能动性特?#26159;?#20351;个体个性化,不断提升自身能力,无论个体支配性高低或是能力强弱,都直接服务于个体自身,是自我导向的(Abele & Bruckmüller,2011)。两大维度区分具有稳定的认知加工差异。人们对于社群性信息加工具有优势,社群性信息为优先注意、识别、赋予更多的权重(佐斌,代涛涛,温芳芳,索玉贤,2015),此特点得到社会信息加工和语言内容分析研究的支持,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Ybarra,Park,Stanik, & Lee,2012)。随着两大基本维度的提出以及对两维度关系的探讨,研究者从不同角度在两大内容维度的基础上展开了深入的理论研究,群体认知研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将两维度的划分放入不同群体中提出的刻板印象内容模型(Cuddy,Fiske, & Glick,2008;Fiske,Cuddy,Glick, & Xu,2002);人格心理学领域将两大维度与社会交往的不同视角结合提出双视角理论(王凯,陶云,陈睿,马?#24120;?#29579;晓曦,2016;Abele & Wojciszke,2014)。在理论研究开展的同时,社会认知基本维度的实证研究也涉及广泛,包括最基本的自我认知和群际认知,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地域认知、拟人化认知、组织认知,以及若干适用于由社会认知内容描述的应用领域(毕重增,2018)。

社会认知基本维度相关测量是描述以上现象、重构有关理论和发展模型的基础,理论研究亦或是实证研究的发展都需要测量来支撑。目前发展的测量材?#29616;?#35201;包括特质词汇、行为倾向问卷和情景语句。其中特质词汇适用性最广,刻板印象内容模型和双视角理论的最基本证据均来自于词汇材料,特质素材工具最典型的是形容词表(韩?#26512;琘barra,毕重增,2015)。而那些包含豐富情景的测量材料, 如Judd等(Judd,James-Hawkins, Yzerbyt,? & Kashima, 2005)、 Abele和Bruckmüller(2011)所设计的描述各种情景中两个基本维度行为的语句材料,包括求职情景中求职成功者与他人分享成功的经验等,这类材料尚未见国内研究者使用,社会文化差异应该是一个重要原因。行为倾向类问卷蕴涵一定抽象背景信息测量个体的行为倾向,具有广泛的适用性,以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Wojciszke & Szlendak,2010)、青少年性别角色测评表(Helgeson & Palladino,2012)为代表。不管是哪一种材料,都在特定水平展示了基本维度内容与属性,是理论研究、?#23548;?#30740;?#32771;?#36328;文化比较中不可缺少的。

本研究立意丰富中文社会认知基本维度的测量工具,由于国内已经有多?#20013;?#21035;角色量表、形容词表,并广泛用在相关的研究中(如:陈建文,卢忠耀,2010;彭修平,杨峰,颜丙淦,王美芳,2016),情景材料具有更大不确定的特点,故本文将目标定位于检验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Wojciszke & Szlendak,2010)的信效度特征,为描述行为倾向层面的社会认知基本维度研究提供一个?#34892;?#30340;工具。纯粹能动性指完全专注于自我及自我的目标,不掺杂社会交往;纯粹社群性指极度注重他人而将自我及自我目标排除。与社群性和能动性相比较,纯粹社群性与纯粹能动性更加极端,纯粹能动与社群性问卷的两个因子分离得更加清楚,此研究工具在社会认知部分研究中具有优势。

2方法

2.1研究对象

大学生498人,其中女生342人,男生149人,7人未报告性别;平均年龄19.72岁(标准差为1.78)。

2.2工具

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是Wojciszke和Szlendak(2010)基于Helgeson(1994,2003)的理论编制,测量纯粹能动和纯粹社群行为倾向两个因子,各包含11个项目,从“特别?#29615;?#21512;”到“特别符合”计1~7分。该工具原版具有满意的信效度。

能动与社群价值观问卷由Trapnell和Paulhus(2012)编制,在本研究中作为效度指标。该工具有长(两个因子各12题)、短(两个因子各6题)两个版本,要求回答者在浏览熟悉所有价值观条目之后,评定每种价值在“指导我的生活原则”中的重要性,赋予1~9分,中文版具有满意的信效度,其中简版解释率高于长版,完整版内容结构在国内使用还需进一步探究(毕重增,2019),长版问卷信效度可观的情况下,本研究出于问卷内容完整性考虑,仍将长版问卷作为效标效度之一。在本研究中,长版本能动价值观内部一致性克隆巴赫α系数为0.85,社群价值观的α系数为0.91;短版本能动价值观的α系数0.84,社群价值观的α系数为0.85

2.3程序

(1)翻译问卷:采用波兰文到中文、英文到中文两条路径翻译纯粹性能动与社群倾向问卷,最后以小组?#33268;?#26041;式确定条目翻译。

(2)问卷施测:采用单独测试和小组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问卷回收后采用SPSS和AMOS软件进行数据管理和分析。

3结果与分析

3.1项目分析

借助因素分析和与效标相关法进行项目分析(见表1)。从因素分析的结果?#32431;矗?#21407;版第2、6、8、14、16、20题的质量较差,或共同度小于0.20、或最高因素负荷小于0.40,或在两个因子上具有较为接近的因素负荷,均应该剔除;另外,这些题目多数与效标价值观相关?#31995;?#25110;不显著。在剔除这些题目后再次进行因素分析得到中文版题目的共同度、因素负荷均较为理想,与对应价值观因子效标也有合理的相关。中文版的F1(纯粹社群)和F2(纯粹能动)两个因子所测量的内容意义也非常明晰。由此,最终确定两个因子各有8题,组成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的中文版。

3.2信效度分析

3.2.1信度

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未删题的中文版能动行为倾向的内部一致性克隆巴赫α系数为0.76,社群行为倾向的α系数为0.78;删除题目后中文版能动行为倾向的α系数为0.79,社群行为倾向的α系数为0.76。

3.2.2结构效度

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表明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原版对数据的拟合不良,见表2。如果直接对原版题目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2个因子可以解释33.5%的变异,但有几个题?#31185;分?#25351;标不良。删除原版?#20998;?#19981;高的题目后,探索性因素分析得到第三个因子虽然特征值为1.18,满足特征值大于1保留因子的标准,但小于随机数据获得的特征值(1.19),不具有统计意义,仍以取两个因子为宜。提取两个有意义的因子(能动性与社群性),解释40.20%的变异。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29616;?#26631;相较原版有很大提升,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水平,拟合度指数中的TLI,CFI高于0.80但未达到0.90,在删减后的版本上继续删除负荷量低于0.50及共同度低于0.30的条目(7、15、18和22),得到12题版本的量表,中文版能动行为倾向的α系数0.76,社群行为倾向的α系数为0.75,提取两个有意义的因子,解释了变异46.18%,验证性因素的拟?#29616;?#26631;表明此版本拟合度较好,参见表2。

3.2.3效标关联效度

采用价值观作为效标进行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纯粹能动行为倾向与社群行为倾向与各自对应的价值观显著正相关。删减题目之后,12题版本的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与各自对应的能动和社群价值观的相关系数有所提高,与未删减题版本的相关系数达到0.95以上,表明了删题损失的信息较少。这些结果支持中文版的?#34892;?#24615;。

3.3群体差异分析

群体差异是测量工具?#34892;?#24615;的一个指标,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的原版设?#26222;?#21457;现原版工具存在性别效应(Wojciszke & Szlendak,2010)。多元方差分析显示,12题中文版的性别效应也显著,F(1,488)=4.74,p=0.009,效应量η2p=0.02;能动行为倾向,男生显著高于女生,F(1,489)=4.78,p=0.029;社群行为倾向,F(1,489)=5.43,p=0.020,女生显著高于男生。另外,社会认知基本内容存在社群性优先效应,这也是测量工具?#34892;?#24615;的一种证据。对能动行为倾向和社群行为倾向两个因子得分的差異检验发现,社群性显著高于能动性,F(1,497)=488.15,p<0.001,效应量η2p=0.50。群体间和因子间的差异均支持工具的?#34892;?#24615;。

4?#33268;?/p>

根据定义,纯粹能动性指极端自我?#34892;?#32780;不掺杂社群特征,如支配、只关心自己收益、自我抬升,纯粹社群性指极端关注他人而不掺杂个人目标达成的利益,例如牺牲自我从而避免群体冲突(Helgeson,1994,2003)。这两种极端特性从概念上来说,无论是传统文化原型,还是现实生活?#23548;?#37117;有这样极端化取舍的案例。换言之,这对概念用于描述非欧美文化也是?#34892;?#30340;。

概念?#34892;?#20165;是测量?#34892;?#30340;前提,从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原问卷的题目构成?#32431;矗?#26377;的题目翻译成中文后表达的意思并不局限于极端的能动或社群属性,例如:“我能强?#19994;?#24863;受到亲近的人所遭受的?#32431;唷?#19982;“如果没能帮到需要帮助的?#30528;?#22909;友,我就会感觉很糟糕”更多反映的是一种共情能力和情感变化,极端能动行为特征的人,并不是缺少感受情绪的能力与产生情绪变化的能力,而是没有对此类情绪做出反应,出现了情绪感受与行为的分离。如果用此内容测量社群性,还应该将情绪感受产生之后的行为包括在内才能贴近原题所表达的含义,例如强烈感受到亲人的?#32431;?#20043;后,加入主动?#21442;?#25110;者陪伴亲人的元素。再如“如果我的梦想或计划?#29615;?#21512;亲近的人的愿望,我就会放弃它们”“如果我为自己设定了目标,即便亲友反对,我也要实现它”和“为了避免令亲近的人不安,我常常会改变自己的行动?#20445;?#20197;及“我不会过多涉足?#30528;?#22909;友的事”和“维护与亲近的人的关系比我自己取得成功更重要”所描述的行为,更多受文化规范的修饰,换言之,这些行为取舍并不纯粹表达个人能动或社群行为倾向性特征,在特定社会文化氛围中更多反映还具有文化规范的属性,对于极端能动或社群的反映是模糊的。其中,“我从来不会过多涉足?#30528;?#22909;友的事”在原量表中属于纯粹能动性,但是在中文语境中这一项目能动性含义并不明显,倾向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交往模式或者是更加深沉的关心和爱护。另外三项在原量表中属于纯粹社群性维度的内容在中文语境中内涵也发生变化,放弃自己原有的目标和改变自己的行动包含随机应变的能动因素,改变行为也增加了获得成就和利益的可能性,并不等同于牺牲自我利益减少交往冲突的纯粹社群性。同样,项目“专注于手头的任务时,我就会因此忘了世界”“工作时不容许也不容忍有人打扰我,包括亲近的人在内”和“男人就是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就?#20445;?#21069;二者除了有个人取向的内涵,还带有专注的含义,后者作为性别期待,在当前追求?#20449;?#24179;等的文化环境中,也不具有单一的意义。当将以上条目从原问卷中移除后,我们发现问卷表现出了良好的心理测量学特征?#21512;?#30446;具有良好的区分度、因子结构明确、内部一致性良好、与效标价值观也有合理的相关。在两个维度关系方面,本研究中两个因子之间的相关为-0.01,p>0.05,这与Helgeson和Palladino(2012)用测量同样概念的另外工具所得到的结果完全相同。

以上概念的?#34892;?#24615;和測量的?#34892;?#24615;,为将来研究中使用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提供了良好基础。但需要注意的是,12题中文版问卷从项目特征、结构、效标方面都有良好的证据,但每个维度删除了5个项目,这对于内容来说是一个损失,相关内容的补充,需要参照原问卷内容主题和文化的适应性共同确定。出于量表内容的丰富,后续关于本量表的修订可以使用16题版本的问卷,若直接在行为研究中使用量表则可以选择结构效度更高的12题版本。另外,获得信效度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工具发展还需要更广泛的证据,例如重测信度,年龄发展特性,以及确立与词表工具的汇聚效度,获得评定、观察等多来源数据的交叉效度。另一方面,中文词表类测量工具已经获得了规范的应用,在行为研究(如:韩尚锋,李玥,刘燊,徐强,谭群,张林,2018;韦庆旺,李木子,陈晓晨,2018;向敏,毕重增,2017;Chen,Zhu, & Bi,2018)、脑成像(Han,Bi, & Ybarra,2016)研究中都有运用,未来的工具开发还应该发展中文版的情景任务,以多种素材和方式增强测量和研究的生态性。

5结论

高?#20998;?#30340;项目、较高的内部一致性和良好的因素结构,以及效标关联效度、性别差异的证据,表明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中文版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可?#26434;?#20110;社会认知内容基本维度有关研究当中。

参考文献

毕重增 (2019). 德行与才智——幸福生活的社会认知基本维度.?#26412;?#21830;务印书馆.

陈建文, 卢忠耀 (2010). 大学生的压力应对人格结构——基于中国人人格结构的形容词量表(QZPAS)的结果. 心理与行为研究, 8(2), 113-117.

韩?#26512;?Ybarra, O., 毕重增 (2015). 社会认知基本维度中文形容词词库的建立. 西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37(8), 144-148.

韩尚锋, 李玥, 刘燊, 徐强, 谭群, 张林 (2018).美在观察者眼中:陌生面孔吸引力评价中的?#28201;中?#24212;与泛化效应.心理学报, 50(4), 363-376.

彭修平, 杨峰, 颜丙淦, 王美芳 (2016). 儿童性别角色量表中文版测量学分析.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4(1), 95-99.

王凯, 陶云, 陈睿, 马?#24120;?王晓曦 (2016). 社会认知内容两维度的双视角模型介评. 心理研究, 9(1), 31-38.

韦庆旺, 李木子, 陈晓晨 (2018). 社会阶层与社会知觉: 热情和能力哪个更重要? 心理学报, 50(2), 243-252.

向敏, 毕重增 (2017). 大学生对社区基层工作人员的刻板印象研究. 社区心理学研究, 3, 115-131.

佐斌, 代涛涛, 温芳芳, 索玉贤 (2015). 社会认知内容的“大二”模型. 心理科学, 38(4), 1019-1023.

Abele, A. E. & Bruckmüller, S. (2011). The bigger one of the “Big Two?#20445;?Preferential processing of communal informa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7(5), 935-948.

Abele, A. E. & Wojciszke, B. (2007). Agency and commun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elf versus oth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3(5), 751-763.

Abele, A. E. & Wojciszke, B. (2014). Communal and agentic content in social cognition: A Dual Perspective Model.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50, 195-255.

Bakan, D. (1966). The duality of human existence. Reading, PA, Addison-Wesley.

Chen, F., Zhu, S., & Bi, C. (2018). The development of self-esteem and the role of agency and communion: A longitudinal study among Chinese. Journal of Child & Family Studies, 27(3), 816-824.

Cuddy, A. J. C., Fiske, S. T., & Glick, P. (2008). Warmth and competence as universal dimensions of social perception: The Stereotype Content Model and the BIAS map.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0(7), 61-149.

Fiske, S. T., Cuddy, A. J., Glick, P., & Xu, J. (2002). A model of (often mixed) stereotype content: Competence and warmth respectively follow from perceived status and competi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82(6), 878-902.

Fiske, S. T., Cuddy, A. J. C., & Glick, P. (2007). Universal dimensions of social cognition: Warmth and competence.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11(2), 77-83.

Han, M., Bi, C., & Ybarra, O. (2016). Common and distinct neural mechanisms of the fundamental dimensions of social cognition. Social Neuroscience, 11(4), 395-408.

Helgeson, V. S. (1994). Relation of agency and communion to well-being: Evidence and potential explanation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6(3), 412-428.

Helgeson, V. S. (2003). Gender related traits and health. In: J. M. Suls, K. A. Walston (ed.) Social psychological foundation of health and illness (pp.367-394).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Helgeson, V. S., & Palladino, D. K. (2012). Agentic and communal traits and health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diabete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8(4), 415-428.

Judd, C. M., James-Hawkins, L., Yzerbyt, V., & Kashima, Y. (2005). Fundamental dimensions of social judgment: understanding the relations between judgments of competence and warmth.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89(6), 899-913.

Reisz, Z., Boudreaux, M. J., & Ozer, D. J. (2013). Personality traits and the prediction of personal goals.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55(6), 699-704.

Trapnell, P. D. & Paulhus, D. L. (2012). Agentic and communal values: Their scope and measuremen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94(1), 39-52.

Wojciszke, B., & Szlendak, M. A. (2010). Scales measuring agency and communion (Skale do pomiaru orientacjis prawczej i wspólnotowej). Psychologia Spoleczna, 5(13), 57-70.

Ybarra, O., Chan, E., & Park, D. (2001). Young and old adults concerns about morality and competence. Motivation & Emotion, 25(2), 85-100.

Ybarra, O., Park, H., Stanik, C., & Lee, D. S. (2012). Self‐judgment and reputation monitoring as a function of the fundamental dimensions, temporal perspective, and culture.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42(2), 200-209.

附录: 纯粹能动与社群行为倾向问卷

纯粹社群因子

1.我始终把亲近的人的需要排在自己的需要之前。

3.看到亲近的人快乐, 我会感到由衷地高兴。

5.如果亲近的人需要我的帮助, 我不会拒绝。

12.如果跟亲近的人的需求发生冲突, 我会?#31181;?#33258;己的需要。

13.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带给亲近的人快乐。

21.我關心?#23637;?#20146;近的人胜于关心?#23637;?#25105;自己。

纯粹能动因子

4.为了实现目标, 就不要管亲近的人怎?#32431;?#20320;。

9.当亲近的人干扰我实现目标时, 我会很生气。

10.我通常?#36127;?#27809;有时间去管亲近的人的事务。

11.亲?#35328;?#24618;我没有留出足够的时间跟他们联络。

17.当专注于工作时, 我不会给自己留出空闲与?#30528;?#22909;友交流。

19.做好自己的事最重要, ?#35789;?#36825;在短期内会影响家庭生活。

?
pc蛋蛋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