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4.6倍技巧 拉人玩pc蛋蛋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登陆工具 pc蛋蛋需要28预测 pc蛋蛋金蛋怎么充值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推广模式 pc蛋蛋预测网站哪个准 大神pc蛋蛋预测北京图 pc蛋蛋组走势图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玩 pc蛋蛋大小单双原理 pc蛋蛋注册与操作教程 pc蛋蛋什么时候开盘 pc蛋蛋杀组合凤凰算法 pc蛋蛋加拿大28-结果参考 pc蛋蛋外围算账 北京pc蛋蛋开奖网址 pc蛋蛋vip pc蛋蛋记账群 大白pc蛋蛋在线预测99 pc蛋蛋数据统计网 pc蛋蛋地址 pc蛋蛋最快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稳赚技巧 pc蛋蛋预测加高手qq群338080 pc蛋蛋500期走势 pc蛋蛋28特码 pc蛋蛋计划软件

老黄的心事

2019-02-19 14:31:42 ?#24433;参?#23398;2019年1期

高涛

在周沐晖乔迁之喜的庆宴上,老黄喝高了。喝高了的老黄在给一桌子人谝他和前女友魏小英的风流艳史。老黄说,别看她老公是啥狗屁财务处长,掌管着几十个亿的资金,就是局长市长省委书记又咋咧,我老黄照样给他扣绿帽子。他媳妇的苞是谁开的?我老黄啊!不是我吹哩,只要我去北安市,一个电话,她比110还?#21561;?#24555;。周沐晖的几个同事随之起哄,翘起大拇指说,黄主任黄主任,你牛!你真牛!你太牛了!来来来,再敬黄主任一杯。老黄哩,更是来者不拒,端起酒杯,吱溜一下,一小杯酒又没了。几个人竖起拇指齐声叫好,说,黄主任一看就是个痛快人!

有一个低声笑问,黄主任,那个,魏小英……很好看吧?

嗨,那还用说!那小嘴唇?#19968;?#29923;似的,那大眼忽闪忽闪的,那长发黑亮黑亮的。再说了,她那回头一笑的模样,真他娘的叫人看不够啊!嗨,不信你问问高作家嘛。老黄看着我说。

周沐晖同事盯住我问,高作家,是不?#21069;。?/p>

我点头连连称是。还说有点像范冰冰。狗日的老黄?#35805;?#27963;。

老黄就呲着牙嘿嘿笑,说,看看,我没胡说吧!

老黄说他去年和同事席小伟去北安?#23567;?#21040;了后,给魏小英戳了个电?#21834;?#39759;小英说晚上的住宿和用餐她来安排。他本想婉谢,魏小英却说,咱两个,谁跟谁啊!

晚上魏小英给他?#21069;?#25490;在凯悦饭店。凯悦饭店知道吧!就他娘克林顿当年住的那地儿!老黄激动地说,狗日的,连服务员一个个也长得空姐似的,要?#36710;?#26377;?#36710;埃?#35201;身材有身?#27169;?#19968;个个嫩得能掐出汁来。一个晚上光住宿费好几千!三个人,一桌子饭,又是四五千。趁席小伟去?#35789;?#38388;,老黄小声对魏小英说,嗨,都是自个儿兄弟,何必那么破费?你猜那小娘们咋说?她说,她得给我老黄撑足面子!还说谁让我是她的老……后面的?#21482;?#27809;蹦出口,席小伟他娘的就出来了。

晚饭后,席小?#30333;?#20316;喝高了,去隔壁睡觉了。临走,还怪模失样地说,你们老……老同学,啊好……好好谝谝啊。老黄说,席小伟刚一走,魏小英就倒进他的怀里,软得像一堆发酵的面团。和前N次一样,他们匆匆冲洗了一下就在床上疯狂地冲起浪来.老黄把从外国毛片上看到的架势都用上了。算起来,有一年多都没在?#40644;?#20102;。两个人都急不可待,慌乱中,把摆在床头的烟灰缸撞到地毯上,烟灰缸竟在地上滚了一个圆圆的圆圈后才缓?#21644;?#19979;来。

老黄说,魏小英到十一点多才离开。他问她,你老公不是不在吗?魏小英说,儿子一个人在家,明天一早还得送他去上学。老黄突然想起她在酒桌上那没说完的话,又问,你刚才说我是你的老……啥?她说,老啥?老同学嘛!还能是老啥啊!老黄就贫嘴,?#19968;?#20197;为你说的是老公哩!她嘴?#40644;?#35828;,嘁,美死你!

说到这里,老黄又自个儿端起酒杯,吱溜了一口。半是感慨半是陶醉地说,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来来,喝酒!

后来呢?有人追着?#30465;?/p>

老黄说,魏小英走后,他一点也睡球不着,就去敲席小伟的房门。他知道那小子没睡。

席小伟把门拉开一道缝说,大半夜的,你个鬼还让人睡不睡觉!

老黄说,你小子就别装了。

老黄一进?#29275;?#24109;小伟就悄声问,走咧?不走还能咋的!老黄答道。席小伟说,嗨,刚?#35834;?#38663;了!老黄大惊,真的?我咋一点没感觉哩!席小伟就坏坏地笑。老黄才明白那小子是拿他开涮。

关系不一般嘛!席小伟说。

老黄说,大学时的桌友。

席小偉鬼笑着说,床友吧。

老黄说,瞎说什么啊!

席小伟说,看不出来啊,连你老黄这么一个貌似老实的人,也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这世道真叫人看球不透!怪不得网上说,大棚菜把季节搞乱了,小姐把辈?#25351;?#20081;了。

老黄正告席小伟:千万不敢胡说!

老黄?#32728;?#23569;说也喝过七八两了,说话舌头硬得棍子一样。趁老黄不注意,我把他面前的酒瓶藏到桌?#20303;?#32769;黄回过头问,酒呢酒呢!我说,酒到你肚子里哩。老黄就冲周沐晖喊,酒哩酒哩嘛!挨?#40644;?#20102;还是咋的!周沐晖眯着眼嘿嘿笑,转身又掂来?#40644;浚?#22061;地打开,咣地墩在老黄面前说,喝嘛喝嘛,还有一箱子没打开哩。我给周沐晖使眼色,意思很明了,再喝又该出洋相了。周沐晖?#27604;?#30693;道我的意思,却一个劲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叫喝嘛喝嘛。他不会把多年前老黄醉?#25351;?#21381;的事给忘了吧?二十年了,也许他真忘了。也许他装作忘了。那次,老黄、周沐晖、王雨林、我、几个伙计?#40644;?#21917;酒,老黄当时从银行学校刚毕业,魏小英分配到了北安市,老黄则分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山区小县。那时他刚和魏小英分手,平日不太沾酒的老黄?#32728;?#19968;杯接一杯地猛灌,好像和谁较劲,拦都拦不住,越拦越来劲。大家知道他心里难受,也没死?#21834;?#21917;了酒又去K歌,在歌厅又喝了两扎干啤。老黄霸住话筒不丢,唱完《我可?#21592;?#30528;你吗》,又唱《苦口咖啡》,还记得有这么几句歌词:“喝了一杯,再来一杯,绝不会醉,绝不会醉,没有人知道我曾爱过谁,一个人喝咖?#20219;?#35770;哪一杯。请你不要来打扰我,再来一杯苦口咖啡……”喝高了的老黄抱着酒店门前的一棵合欢树,摇啊摇啊,招来了歌厅保安。他一口一个英子地叫着。小伞一样粉红粉红的合欢花摇落了一地。几个人都笑这个情种,看着?#32728;?#19968;?#29273;?#19968;把的老黄,几个人后来就笑?#40644;?#26469;了。临散伙时,王雨林说,他带老黄去他那里住。几个人扶着摇摇晃晃的老黄在路边挡车,一辆辆空出租?#23548;?#39536;而过,可就是没一?#23601;?#19979;来。几个人围、追、堵、截,总算拦下一辆,司机瞥一眼老黄,说,不拉不拉!吐在车上咋办?王雨林一个劲儿向司机保证,说绝对不会吐到车上。谁知刚把他塞进车子,就哇地喷射而出,坐垫上,靠背上,车?#23433;?#29827;上,到处是污浊物。司机当下就燥了,冲王雨林吼,不是说不会吐嘛!你看看你看看!王雨林不住地给司机道歉,又塞了五十块钱,司机仍黑着脸,一副倒了大霉的屌样。

后来的许多年里,我、周沐晖、王雨林和老黄见了面时常还拿那事笑话老黄。老黄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得很,说只记得喝酒却不说喝多,更不承?#21916;?#28857;把人家歌厅门口的合欢树摇死。

老黄还在喝。要着喝。一杯接一杯。摇摇晃晃去?#35789;?#38388;时,本来?#35834;?#23601;不稳,又?#28784;甕劝?#20102;一下,一个趔趄,架在鼻梁上的近视镜就飞出去了,当时就成了玻璃渣,只剩一副空洞的眼?#23548;堋?#25285;心再生事端,我劝老黄:这一桌,要说最能喝的还是你,我们几个捆一疙瘩也喝不过你老黄啊。今儿个就喝到这儿,改日咱接着喝。老黄不?#25954;?#20102;,说,喝……喝……喝这点酒……啊……啊还?#23567;?#21483;喝……喝酒,球!倒满……倒满……倒满!

不用说。老黄又喝多了。几个人搭?#32844;?#20182;抬到床上去。好在,很快,他就扯起了呼噜。

周沐晖说,没想到老黄现在这么能喝,看来这几年办公室主任?#35805;?#24403;。

其实,老黄是有心事的。

和他一块银行学校毕业的老同学,有的当了行长,有的当了处长,有好几个听说如今年薪都是四五十万。就连魏小英如今也是北安市东大街工商支行的行长了,用老黄的话说,?#21069;?#36807;去围着他屁颠屁颠转的小兄弟,如今一个个混得都人模狗样了。要说当年啊,谁见了不喊他老大?老黄只提他过五关?#35835;?#23558;,却闭口不提他拉稀屎淌一炕。老黄当年连考了五年才挣挣巴巴考上北安市的银行学校,其年龄比同班最小的同学要大八岁。他不当老大谁当老大。

老黄眼看奔五的人了,前几年才熬了一个县工行的办公室主任,说起来,也就是个小股长。

一家四口,就老黄一个人挣工资,一个月三?#37027;?#30340;收入,女儿读重点高中,儿子还上小学,又要买房,虽然是在小县城,这点工资也够?#36234;簟?/p>

老黄说,魏小英给他说过,经济上若?#24515;?#22788;,只管吱声。他说他就是再难肠,能向人家张口嘛!我理解老黄,男人家,把?#31216;?#30475;?#24125;?#21861;都重。

死要面子的老黄倒是个实在人。?#30475;?#22312;省城的我、王雨林,还有在陕南的周沐晖回老家时都要从老黄单位门口经过,免不了给他打个骚扰电话,怕他事后知道了挨骂。他无一例外地死拉硬拽着我们去吃?#29992;媯的?#19968;家?#29992;?#22914;何的好。吃过二三老碗,肚皮撑得难受,可他非要让老板再给来一碗,说,他哥的个×,要咥就咥饱。晚?#21916;?#36208;的话,他家就是招待所,他老婆和两个娃挤一张窄床,他和朋友睡一张宽床,往往要谝到二半夜还不睡。

当了办公室主任的老黄手里也有了一点毛毛权,陪头头脑脑吃饭喝?#25340;?#29260;唱歌洗澡成了他的必修课。一把牌下去输个一两千也不眨眼,不像先前输过一二百就脸红脖子粗。说起来,变化蛮大的,从前老黄是一张?#23383;劍?#27809;有一点点瞎瞎毛病,不抽、不赌、不嫖。属典型的“三不?#36454;?#20154;。不善言談的老黄甚至有些木讷,说起话来也磕磕绊绊,半天放不出一个利索的屁。现在,谈东论西一套一套的,黄段子更是说得一溜儿一溜儿的。我曾惊诧他肚子哪来那么多的让人笑翻的黄段子。问他,他说,都是给逼的,头儿们酒桌上最想听最爱听又不便明说的是啥?我问,是啥?他说,嘁,连这都不懂咋球还当作家哩。黄段子么!酒桌上的气氛全靠黄段子来烘。又说,这几年,他专门把从网上微信上色情?#21448;?#19978;看到的黄段子都抄在一个笔记本上,得空就翻出来?#22330;?#22909;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上头来的头儿多次当着他行长的面夸他,说有了小黄啊,这饭才吃得有?#28059;叮?#32769;黄说,有次在酒桌上他给头儿们出了一道谜语:“毛毛草草一道?#25285;?#19968;年四季水常流,一个和尚来洗澡,碰得?#36234;?#28385;沟流?#20445;?#19968;个头儿笑得把正嚼的一截子驴鞭都吐了。若是不见他老黄,来的头儿就到处找问,那个小黄呢?老黄说,这几年啊,他算摸清了头儿们的心思,谁谁好吃啥喝啥抽啥玩啥他心里明白着哩。那些畜生,尾巴一翘,爷就晓得要拉还是要尿。有一次,我问他,也给头儿?#21069;?#25490;小姐吗?他说,高作家,没想到你会?#25910;?#20040;?#23383;?#30340;问题。他反问我小姐和一道菜有啥区别?

老黄被叫做老黄?#27604;?#19981;只因为他姓黄。

老黄叫黄小初,看起来老实疙瘩,可一说话就带色。初中时,男生私下争论女人从啥地方生娃,大都说是从肚脐眼。可老黄却一?#35869;?#23450;是从屁股眼。大家都笑他,他却一本正经地说,有什么好笑的,你们将来就知道了。就像他经见过似的。若干年以后,我们当着老黄媳妇的面旧事重提,老黄的媳妇说啥也不信,还说,你伙计就是再瓜也?#21916;?#21040;那份上啊。我们要老黄作证,老黄却?#20102;?#20854;词,说他记不清了。这小子,一到关键地方就患失忆症。还有一次老黄去商店买鞋,见人家卖货的女子长得好看就故意磨叽,这边看看,那边摸摸。见女子?#32844;?#20928;,就自吹他会看手相。女子噘嘴问,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就不要乱翻!女人显然不高兴了。老黄只图嘴快活?#21898;?#21727;,我就是买一只猫,恐怕还要看看是公猫还是母猫吧?更别说是一双鞋,大了小了,松了紧了,不看好行嘛!女子扭头出去了,一下子呼啦啦冲进几个愣头青,当场就把老黄给练翻了。老黄像一?#40644;?#29699;,在地上滚来滚去,滚得满身是土。

哥几个常说,老黄老黄,实在黄啊!

老黄从不怯酒,周沐晖对我说,没想到老黄这么能喝。看来这几年长进不小啊。当着周沐晖同事的面,我不好说什么,随口应了句,是挺能喝的。?#26222;?#19996;西,就像女人,越粘越馋。其实,我心里明白,老黄心里装着事。周沐晖还不知道,就在半个月前老黄已被免职了。

我也是几天前才知道的,是老黄亲口告诉我的。?#32728;?#25105;有事去了老黄所在的县城。他拉住我非要喝两杯。

老黄被免完全是意气所致。我当面就数落他不该那样,四十七八的人了,咋还毛毛糙糙的?他却说,球!不干就不干了,有啥大不了的!爷再也不用伺候?#21069;?#23385;子了。其实,我知道他说的是气?#21834;?/p>

老黄和冯为是一个村的,又自小耍大。后来一前一后上的银行学校,毕业后冯为分到了离渭西市六七十里的县工行,渭西市距离北安市不远,也就四五十里路,老黄分在小县城。许多年后,我们一个同学马千里在省城审计厅当了处长,刚好分管金融系统。有人就建议老黄去找马千里往渭西市里调。老黄找冯为商量。冯为不以为然,说,市里有啥好的?车多人挤房子又死贵。而冯为私下去找马千里,冯为很快就借调到渭西市工?#23567;?#32769;黄知道后,再去找马千里,马千里说,为冯为的事,他刚给人家说过话,再要说,怕不好张口?老黄心里就气恨冯为,可也只能是哑?#32479;?#40644;连。

过了几年,他所在工行的行长知道了他和马千里的关系。有心巴结马处长,提拔老黄当了办公室主任,说往后如有提拔机会会考虑老黄的。也许是随口一句话,老黄却放不下了。几年后,行长把老黄叫过去说,行里最近要提拔一名副行长,我向市工行头儿推荐了你,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行长?#27604;?#19981;会明说,他没说出来的意思老黄明?#20303;?#20182;琢磨该给市工行的一把手送啥?#40092;剩?#24819;来想去,一时也拿不准。他想到了冯为,冯为在市工行借调好几年了,至少对一把手的了解要?#20154;?#32769;黄深。他去找冯为商量看给人家送啥?#40092;省?#20004;个人要了一打啤酒,找了一个小包间就喝起来了。借调了几年,一直没正式调过去,就那么不咸不淡地挂着,冯为心里也乱乱的,和老黄喝酒时不免发发牢骚。也许是喝了点酒,老黄就把行长说要提拔他为副行长的事说给冯为。冯为还端起酒杯不停地恭喜他。还说?#28909;?#21629;下?#21561;芐置?#20877;放开喝。冯为力劝他?#28909;?#21629;宣布后再?#20572;?#20182;说他听人说过,一把手曾经给谁办过一件事,事前那个人拿了三万块钱去感谢,谁想一把手当时就把那几摞钱从窗口扔出去了。事后,那人买了一件上万块钱的貂皮大衣送过去,却没再?#25340;恰?#20911;为说,同样是?#20572;?#20107;前送事后送区别大咧,事前送人?#19968;?#20197;为你指向明确,事后送就不一样了,那是出于感激,出于知遇之恩。冯为分析得头头是道,老黄暗自庆幸,亏得他没冒昧行事。

几个月后,任命结果一出来,老黄就傻眼了,新任命的副行长是冯为。

老黄感觉被人?#33050;?#20102;,他去找行长,行长反问他,这个事情,我只给你透露过,别人怎么知道的?

眼看就捉住的鸟,?#27515;?#26865;飞走了。

老黄黑着脸把公章往行长桌子上咣地一砸,说,这个破主任,谁愿干谁干去!

行长低头看了一眼公章,又抬头看了一眼老黄,说,那一摊子事除了你,谁还能干?没人能干嘛!老黄头不回地走了。

行里为冯为在悦来大酒店摆欢迎宴。

行长给老黄打电话,要他安排一下。

老黄却关机,他竟然玩起了失踪。

接下来,冯为又摆了几桌子宴请同学。酒桌上,有人就问,老黄哩?咋不见老黄呢?冯为叹了一声,说,我当了副行长,老黄,他心里有疙瘩,好几天了,见了我老躲开走。同学们都说,这个老黄,咦!来来来!喝酒!

半个月后,老黄回到单位,门缝里塞进了一张任命通知,他被任命为政工部部长。政工部是个放屁都不响的地方,清水衙门一个,狗屁好处都捞不到,杂七杂八的事倒不少。老黃当着行长的面,把任命文件?#26680;?#20102;。

第二天,老黄就被免去了职务。

我说过老黄,已经那样了,?#26085;?#30528;窝,慢慢再瞅机会。可老黄却不以为然,哼!机会?还有机会吗?他说,我鞍前马后几年为了啥?不就是觉得自己还有点小前程嘛!副行长虽说是个副科级,可也能糊弄人。没想到啊没想到!老黄又是一番感慨。

老黄转而又?#31361;车?#35828;,嗨,办公室主任就不是人干的!天天喝酒,喝得见了酒就想吐。再说了,头儿们随?#38381;?#20320;,你得随叫随到。有次,他带上级去洗浴中心消费,上级带着小姐往包间走时看见老黄坐在大厅皮沙发上抽烟。人家当时就拉下脸说,黄主任,你什么意思啊!举世浑浊,你要独清啊!他当即就反应过来了,赶忙给自己要了一个小姐。他拉着小姐一进包间,小姐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脱。他急了,说,别别别,咱俩说说话不好吗?小姐嘁了一声,说,你是来打炮的还是来说话的?他把二百块钱塞进小姐的胸罩里,小姐还不放心地看着他说,你真不弄?他点点头。小姐把脱到膝盖的裙子拉上去了,拽住他的手说,那你来摸摸吧。不然,也太吃亏了。我问过老黄,你真没弄?老黄信誓旦旦地说,谁弄谁是地上爬的!我说,人嘛,立起来两条?#21149;?#19979;了四条腿,不就那么回事么!他举起拇指说,精辟!

老黄说,他现在和冯为很少说?#21834;?#25105;说,那又何必呢?老黄说,或许人在利益面前都是自私的,啥朋友不朋友的。他说冯为叫过他几次,可他一?#25105;?#27809;去冯为的办公?#25671;?#20154;家是副行长嘛,咱一个老百姓和人家有啥好谝的哩!

老黄又说,不干那事也好,以前血压160,这段一直没超过140,脂肪?#25105;?#27809;有了。他嘴上虽这样说,到底难掩内心的落寞。我说,要紧的是调整好自己心态。这个年龄的人,还?#20960;?#21861;?#31185;?#24179;安安,没病没灾比啥?#35760;俊?/p>

老黄继而感慨,如今的人都很现实,以前在单位家属院,谁见了他,老远就打招呼,黄主任长黄主任短的,一脸难辨真假的笑。一个同事媳?#23616;?#36947;他爱?#36234;?#27700;面,?#30475;?#31389;好浆水都喊他去吃。再没有这种待遇了。再说,以前家里的好烟好酒好茶没?#30606;?#20648;藏室堆满了水果特产。他一准后悔了,只是不好意思承认,更令老黄没想到的是,冯为刚被任命几个月后,行里另一位副行长又调走了。上面要求在现有的各部门负责人中推荐一名副行长后备人选。这个框框一划,就把老黄划到外头了。老黄在推荐人那一栏填的是?#21898;擄吐懟?/p>

人生如戏。但开弓没有回头箭。

其实,老黄提到的魏小英、周沐晖、王雨林和我都见过,还不止一次。记得我们在交流对魏小英的看法时说过这么一段话:

老黄:哥儿们,怎么样?

王雨林:不怎么样。

周沐晖:老黄,你怎么找了那样一个女生?

老黄:我看蛮好的!

你?#30340;兀?#32769;黄最后问我。

我说:那样的女人也叫女人!

周沐晖和王雨林都嘿嘿地笑。

我说:浑身上下一样粗,个头高是高,可那胸也太平了,能当足球场。眼睛小不说,还偏偏是个三角眼。再说了,那小屁?#38378;?#35044;子都撑?#40644;稹?#36208;起路来一阵风刮过似的,嗓门又粗又大,头发剪那么短,没一点女人味,“假小子”一个。

老黄却听不进去,说,你几个,啥货嘛!吃不到?#21688;?#21453;说酸!

我说:咦,还?#21688;?#21602;,榴莲还差不多!

王雨林说老黄:你就是一只屎壳郎,拿了狗屎当黄金!

老黄被榴莲迷得要死要活。毕业分配后,竟?#24908;?#21040;魏小英在外县的老家提?#20303;?/p>

魏小英她妈把话说得很死,你要能调到北安市,家里不拦挡,可要调不到北安市,这事就不要提了!我问他魏小英咋说的,他说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我说,她要铁了心跟你走,当初为啥不和你?#40644;?#21435;小县城?

老黄说,他在魏小英家住了一夜,也许?#23478;?#35782;到?#21767;?#21040;来的分离不可避免,?#32728;?#26202;上,两个人关了门拼命地做,又不敢出声。十二点多,魏小英才被她妈给喊出去了。老黄说,那真是一个伤心而难忘的夜晚!第二天,老黄从魏小英?#19968;?#21435;的?#23616;?#28404;了一路的泪。我们都笑骂他傻ⅹ,为了那么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至于嘛!可心底却为他的狂痴一震。

萝?#38750;?#33756;各有所好,就算魏小英是一枚涩柿子,可老黄就好那口。

后来,魏小英嫁了。

再后来,老黄也娶了。

魏小英没有邀请老黄参加她的婚礼无疑是明智的,否则,以老黄的做派,?#32728;旆悄?#20986;点状况不可。

老黄老拿酒自虐,看着他那样作践自己,一个同学就给他介绍了一位。见面的当晚老黄就把人家给睡了。那位同学说他后来问女子对老黄的印象。女子低头不语,羞红着?#22330;?#20182;对女子说,老黄,人挺老实的!女子突然开口,说,咦,就他!还老实?同学说当下就明白了。咬人的狗都不叫唤。

女子姿色中上,?#31361;?#28201;?#29275;?#20026;人处事得体恰当。不到两个月,老黄就结婚了。我们为老黄高兴,老黄却说,?#28909;?#33521;子成了别人的老?#29275;?#21644;谁结婚都一样。我操!到了那个时候,他居然还惦记着那?#35835;?#33714;。

后来,他和魏小英是怎?#25139;?#31995;上的我没?#32925;省?#20294;知道两个人一直还黏黏糊糊的。

老黄?#30475;?#21040;了北安市,魏小英都会用她的身体招待老黄。?#27604;唬?#20063;可以说,老黄用他的身体招待魏小英。

老黄说,女人?#19994;?#21861;时候?#39184;?#19981;了第一个上她的男人,他甚至一厢情愿地认为,在魏小英的心里他老黄才是她货真价实的老公。

也許老黄的感觉是对的,但我总觉得他有点自作多情。男女之间的糊涂事,谁又能说得清哩?

周沐晖后来听了我的讲述后说,怪不得老黄?#32728;?#37027;么反常。我说,老黄的故事就像一部小说。周沐晖说,高作家,那你写一下老黄嘛,写出来让我看看。我答应他试试。写完后我给周沐晖打了个电话,我说,老黄的小说我写完了。真的?快发来我看看。小说发到了周沐晖的QQ邮箱。我在想:周沐晖会怎么?#30340;兀?/p>

责任编辑:侯波

?#24433;参?#23398; 2019年1期

?#24433;参?#23398;的其它文章
更田的黑名单
春风寒
从苍井空到观世音
丢失的鞋垫
?#19968;?#40060;
麦地的鹧鸪
?
pc蛋蛋走势图预测
逆水寒花絮 传奇无敌金刚剑外观 pp电子游戏平台 国米vs恩波利 幸运赛车宝箱 轩辕帝传登陆 pp电子材料 萨索洛官网 太阳vs国王 沃尔夫斯堡官网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遗漏正好 百家乐平注法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