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4.6倍技巧 拉人玩pc蛋蛋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登陆工具 pc蛋蛋需要28预测 pc蛋蛋金蛋怎么充值 pc蛋蛋加拿大专业研究 pc蛋蛋推广模式 pc蛋蛋预测网站哪个准 大神pc蛋蛋预测北京图 pc蛋蛋组走势图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玩 pc蛋蛋大小单双原理 pc蛋蛋注册与操作教程 pc蛋蛋什么时候开盘 pc蛋蛋杀组合凤凰算法 pc蛋蛋加拿大28-结果参考 pc蛋蛋外围算账 北京pc蛋蛋开奖网址 pc蛋蛋vip pc蛋蛋记账群 大白pc蛋蛋在线预测99 pc蛋蛋数据统计网 pc蛋蛋地址 pc蛋蛋最快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稳赚技巧 pc蛋蛋预测加高手qq群338080 pc蛋蛋500期走势 pc蛋蛋28特码 pc蛋蛋计划软件

赵通儒陕北党史资料概述

2019-02-19 14:31:42 ?#24433;参?#23398;2019年1期

魏建国

在西北革命史上,有许多仁人志士已经被历史遗忘。然而,考察这些人物的生平、经历以及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被历史所遗忘。

从一份名单和一封电报说起

先看这份名单:

陕北各级共产党首领调查表(民国二十四年十二月)

陕甘工作委?#34987;幔?/p>

主? 席:赵仰普

副主席:刘子丹

委? 员:谢浩如? 毛泽东? 高? 岗

林? 彪? 杨? 森? 徐海东

杨? 琪? 叶剑英? 彭德怀

组织部:郭鸿恩

宣传部:马济民

……(见陈言著《陕甘调查记》第二章“陕西政治”第八节“陕西之红军?#20445;?#31532;84——85?#22330;?#21271;方杂志社1937年3月15日出版。)

在这份名单中,“赵仰普”即赵通儒,“刘子丹”即刘志丹,“谢浩如”即谢子长,“郭鸿恩”即郭洪涛,“马济民”即马明方。这份名单尽管不尽准确,但把当时在陕北的共产党主要领导人基本都涵盖进去了。最令人惊讶的是,其时,在国民党方面的印象中,陕北共产党的头号领导人,既不是刘志丹,也不是谢子长,甚至连毛泽东都不是,而是赵仰普——赵通儒。这至少说明,当时,在陕北,以及在陕北以外的国统区内,赵通儒的名气与影响,确实很大。这也说明,赵通儒当时在陕北的地位,可以肯定是属于领袖层面的。

再看这份电报:

“奉蒋总[司令]张副司令马[21日]电,据报,安定望瑶堡近成立伪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系赵仰晋[普]。赵为北大学生,新自北平来,沿途以考察陕北匪情为名,要求驻军护送,迄未发觉,等情。查兵[赤]?#26031;?#29992;?#35828;?#27450;骗手段,各地驻军长官易为蒙蔽,希饬所属注意为要。等因。当令各部队饬属一体注意。”

这份电报出自国民党军第51军司令部1935年11月26日《阵中日记》,记载的是1935年11月21日,蒋介石、张学良联名给东北军51军司令部发来的电报。(见《国民党军追堵红军长征档案史料选编(陕西部分)》第274页,陕西省档案馆编,中国档案出版社,1994年。)这份电报说明,1935年11月前后,在蒋介石、张学良的心目中,赵仰普是陕北共产党的重要首脑人物。

赵通儒党史资料的体?#32654;?#21035;

1954年1月13日,赵通儒收到中宣部党史资料室编辑出版的《党史资料》1953年第7期后,随?#33267;?#20986;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写作提纲,计划写12个题目的党史回忆性资料:

1、绥德特支及地委的培养干部;

2、西北辛亥革命后之各种革命活动;

3、1924年以后之西北;

4、西北党内的争论;

5、西北党的发展;

6、西北团的发展;

7、西北工农兵运发展;

8、西北的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

9、我记忆中的李大钊;

10、我记忆中的瞿秋白;

11、我記忆中的西北的一些烈士;

12、从陕北角度中看到全国革命过程中的种种。

后来,他在?#23548;首词保?#24182;没有完全按照这个提纲,基本史实也?#23545;?#36229;出了这些内容。

赵通儒遗留下来的西北党史资料,不仅内容丰富,体裁也十分丰富,回忆录、自传、笔记、书信、日记、申诉材料、外调材料、人物传记……应有尽有。

一、回忆录

赵通儒撰写的党史著作,最重要、最完整的一部,首推《陕北各县早期党史资料》。现已公开出版,书名改为《陕北早期党史资料》。

1956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在全国发起“中国人民解放军30年?#38381;?#25991;活动。赵通儒积极响应,开始撰写军事斗争方面的回忆录。1957年2月1日,他写出了?#20174;?#33258;己?#36164;?#21019;建的西北军委警卫团战斗历程的回忆录《警卫团》,约8千余字,并于次日?#27597;?#24635;政治部副主任甘泗淇同志,请他转给《星火燎原》编辑部。在此前后,他还写出了另外两部长篇回忆录:《解放瓦窑堡的前前后后》,1957年2月15日至5月10日写完,约6万字;《在中国走向共产主义道路的?#24433;病罰?957年1月30日完成,约3万字。这3篇回忆录,堪称党史学界罕见的杰作。这些作品,后来并没有在《星火燎原?#21453;?#20070;中发表。1962年,西北红军战史编委会在编撰《西北红军战史》时,派人赴京抄回大批史料,其中就有这几篇。这几部回忆录,都在《?#24433;参?#23398;》上公开发表了。

赵通儒的后半生放言无忌,但从不会落井下石。他对高岗始终抱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1954年10月20日,赵通儒给张秀山与高岗写信,致以?#29616;?#30340;战友的敬意。张秀山此?#21271;皇游?#39640;岗手下头号干将,荣登“五虎上将”之首,正经受着严厉地批?#23567;?#22312;这天的日记中,赵通儒还在为他俩担忧:“给张秀山、高岗各一信。此?#38381;?#22312;全国?#25353;?#21898;斗,他俩精神上负担可能很重,我信只是慰勉,希?#32422;?#32493;努力勿懈勿自馁,人生途程,各事皆经,须自努力。”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高岗已经弃世一个多月了。1956年3月29日,赵通儒写出了近8千字的《高岗问题》一文,次日?#27597;?#20013;组部部长安子文,并请他复制后转给在京的李富春、李卓然、马明方、贾拓夫、李维汉、刘澜涛、郭洪涛、习仲勋、马文瑞等参看。在批判高饶反党集团进行得最为严峻的时刻,在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肃杀气氛中,赵通儒在这篇文章中竟还直言不讳地为高岗及受到高岗问题“株连”的人开?#36873;?#36825;种态度,让人感慨万端。文章是这样结尾的:“我的看法,高岗是一个政治上的醉?#28023;?#33258;己要喝酒,也有人爱给他斟杯换盏。阿附高岗的人,更不必深究。中国之大,吃?#35009;?#39277;的人也应有。否则,显得中国共产主义的肚量不大,马列主义到了中国就内容?#26007;Α!?/p>

据《新生活日记》记载,赵通儒写过很多党史资料,如1956年4月26日写成的《瓦窑堡》,1957年2月6日、7日写的《军运材料》,2月13日写的?#35835;?#22825;三个胜仗》。这些资料,目前还没有收集到。

1959年3月底,赵通儒应邀为母校绥德四师写下一系?#35874;?#24518;资料,共8篇,7万余字。这些资料,从四师沿革到四师人物,如校长教员、最早的十名党团员学生、著名烈士、党国要人、重要来宾,再到党在四师的一些活动,全面完整地介绍了四师这所西北革命策源地的情况。这部分资料,也在《?#24433;参?#23398;》上发表了。

1962年秋,陕西省革命博物馆派三个人组成陕北调查组,专程到子长,?#19994;?#36213;通儒家里,请他写革命史料,并列出了“党在西北的发生和发展”、“武装斗争”、“政权斗争”三个题目。赵通儒当时生活条件很差,纸、?#30465;?#28783;都非常困难,本来不想答应,但见他们来意诚恳,又是为博物馆?#20063;?#26009;,便答应了。到12月份,就写出了15万字左右。三人临走时,带走了三四万字。这部分史料,现在只零星见到一些,大部?#32622;?#26377;收集到。

二、自传

赵通儒写过不少自传体史料,最主要的有两篇:《四次出入监狱经过》和《党员干?#32771;?#21382;表》。其中,《经过》共1.2万余字,对1929、1931、1935、1946年四次出入监狱的完整情况做了详尽交代,完成于1950年12月10日至15日,1951年7月4日上交组织,作为接受组织考察的资料。他在“前言”中豪迈地写?#21073;骸八皆?#35299;决一个党内如何?#20449;?#20826;的问题。也供给党内了解敌人的顽固和我们的顽强在各个革命时期各?#24535;?#20307;条件下的?#30331;?#33021;做到如何程度。革命职?#23548;易?#36857;:战场、会场、监狱、?#38469;?#39302;、办公室、?#30342;骸?#20241;养所,及其他一切公共场所,无不有其可歌可泣永资留念之血汗与心力结晶。敌人并没?#35009;?#21487;怕。”这是一个久经考验的职业革命家的真实写照,至今读来,都让人?#29976;?#40723;舞。

?#37117;?#21382;表》是1954年填写的,表格由中组部制作。在8张16开纸上,赵通儒密密麻麻写下2万余字,每个字仅有小米粒大小,却非常清楚,一个笔划都不少,显示了长期从?#26053;?#23494;工作锻造出来的过硬功夫。这份史料内容极为丰富,是他的所有史料中价值最高者之一。其中最有价值的内容,是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观点,解释了陕北之所以成为全国硕果仅存的一个根据地的秘密。赵通儒认为,党在陕北能?#24576;?#26399;存在,并一直坚持到1933年底土地革命大爆发,有两个关键原因:一是1927年春大革命高潮时没有公开党的绥德地委领导成员的身份,这就使得大革命失败后,敌人对陕北党组织的破?#25285;?#36824;没有到不可恢复的地?#21073;?#34429;然绥德、榆林、?#24433;?个地委的领导人被?#29486;?#25110;离开陕北,党组织星散,但最了解党在各地情况的赵通儒没有暴露,他只身奔走陕北各县,重新将党的组织串联起来,为以后成立陕北特委,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与干部基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陕北各县代表大会》一文对此有详细记载。二是1927年?#28023;?#20013;共绥德地委在赵通儒建议和具体操作下,利用杨明轩担任陕西省教育厅长的机会,把陕北23县的教育局长全部?#24576;?#20826;团员,从而掌握了陕北的教育权。?#21496;?#20351;得陕北的共产主义运动,既有了革命阵地,又有了经费和干部,更有了?#19995;?#19981;断的后备军。尽管在漫长而残酷的斗争中,大浪淘?#24120;?#26089;期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中,不少人脱离甚至背叛了革命,但坚持下来的优秀分子,在?#23548;?#26007;争中,完成了知识分子工农化的转变,思想?#40092;丁?#29702;论水平、组织能力、工作能力都得到了提高,成长为革命的领导者,并培养了数量更为庞大的工农干部实现了知识化。知识分子工农化,工农干部知识化,知识分子与工农大众相结合,汇成革命巨?#21073;?#21457;展壮大了党的组织,创建了强大的红军,形成?#26031;?#22266;的根据地,使陕北成为中国革命的落?#35834;?#21644;抗日战争的出发点,為中国革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赵通儒以终身从事革命的亲身经历总结出的这两个原因,是地地道道的一家之言。时至今日,共产主义学说进入陕北已近百年,从没有人发现或指出过这个秘密。类似的独家之言,在赵通儒的材料中比比皆是。

赵通儒还留下一份没有注明时间的《自传》,从内容上看应该是1951年所写,也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1962年回到子长后,他?#20013;?#20102;一个《自传》的开头,从1910年出生写到1918年,极为详细,主要是社会学内容,将清末明初陕北社会的各个方面做了生动完整的记录。他在另一个笔记本中也留下一份自传性的文稿,比前一个自传简略得多,年限则下延到1924年冬在四师读完第一学期。这两份资料的价?#25285;?#26356;多体现在社会学领域。

三、笔记

目前收集到赵通儒的几个笔记本中,也留下了大量的珍贵史料。1949年2月底,赵通儒从榆林出狱,3月2日回到?#24433;玻?日就开始记笔记,6月8日与西北局马文瑞等同?#24403;?#36212;西安。他把这段时间内的笔记命名为《回延笔记》,其中从3月5日至3月30日,记录下了43则零散史料,命名为《小记忆》。进入西安后的笔记则命名为《西安杂记》。此外,他还留下一个无名无时间的笔记本,从内容看,也是在1949年至1950年初。在这个笔记本中,有两封写给毛主席的书信原稿,有写给马鸿?#21360;?#39640;桂滋?#20161;?#20449;的原稿。还有1949年底在东北疗养期间,先后撰写的李子洲、谢子长、王懋廷、白明善、乔国桢、焦维炽、霍世杰、蔡楠轩、孙兰馥等西北著名英烈的传记,以及强世清、强龙光、白雪山、胡廷俊、杨重远、周常应、毕维周、赵景隆、鲁学增、高鹏飞、张友清、王兆卿、白锡龄?#20161;?#21313;篇烈士小传。

1951年到1952年底,赵通儒在西北局党校休养,一边养病,一边读书,留下了大量资料。1952年6月13日到10月15日,他系统、完整地重新学习了一遍中央书记处重印的?#24433;?#25972;风重要文献集?#35835;?#22823;以前》,在全部199篇文章的?#31185;?#20043;后,都写有长短不一的笔记,结?#29486;?#24049;的亲身经历,对文章进行?#27835;觶?#28385;满记下两个笔记?#23613;?#36825;些《读书笔记》中,保留下来大量党史资料,许多内容与观点闻所未闻,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如第28篇《中国革命之前?#23613;?#30340;笔记,全文7千余字,全部是陕北党史方面的内容:“西北关于创造强大政党的思想,开始于1924年秋天。西北党内很早就有了培养领袖的思想与行动,党的领袖培养李子洲,军事领袖培养许权中、刘志丹、谢子长。陕北则自1928年起坚决培养谢、刘为军事领袖,谢?#20048;?#21518;,培养高岗作政委,刘志丹作军事领袖。”第62篇《军事运动与革命》的笔记,阐明了西北党的军事运动思想,记录了1920年到1931年陕北军事斗争领域的发展脉络。第148篇《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过去的一年》的笔记,记录了1924年夏秋到1926年底西北地区党与团从诞生到发展壮大的简略历史。笔记中最重要的一篇,是读毛泽东《中国社会?#27835;觥?#30340;笔记。这则笔记不像别的一样点评原文,而是单独写了一篇?#38026;?#21078;析清末民初陕北社会各阶层、各阶级状况的文章,?#21442;?#31456;,约1.5万字,涵盖?#35828;?#26102;陕北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诸多方面,当时情?#22467;?#21382;历在目,跃然纸上,为研究陕北历史提供了珍贵的史料,堪称社会学领域的杰作。

四、书信

现在收集到赵通儒的书信约有五十余封,写信的对象,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高岗、彭德?#22330;?#38472;云、李富春、习仲勋、马明方、马文瑞、乌兰夫、罗瑞卿、张秀山、贺晋年、吴岱峰、杨林、李仲英、甘泗淇、张际春、?#35834;?#29983;、赵伯平、高克林、安子文、史良、张治中、孙蔚如、马鸿?#21360;?#39640;桂滋、邓宝珊、左协中、高凌云、贺平山、邓国忠、赵生仁、于占彪、赵仰概等。在这些书信中,也留下了丰富的党史资料。

1949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日,赵通儒正在东北疗养,给西北局第一书记彭德怀同志写了一封8千余字长信,郑重建议,用“毛泽东主义”代替“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彭总在信件首页写下一段批语:“此材料中讲了一起中国伟大、毛主席伟大,并应叫主义,并?#20174;车?#26377;人不提毛主席只讲联共党之不对。”1950年3月18日,赵通儒从东北回到西安后,又给彭总写了一封万字长信,内容主要是申诉,记录下西北党史上的许多接近失传的史实,提到了谢子长、刘志丹、高岗、郭洪涛等很多情况。这两封信,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1950年7月,赵通儒给刘少奇副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长信,申诉自己在党内长期遭受到的不公平对待。7月19日,总理办公室将信中关于个人历史问题部分的原件拆出,批转给中央组织部干?#30475;?#30740;?#30475;?#29702;。这封信中也保存下很多几近失传的史料。

1964年8月14日,赵通儒给辽宁复县县委的复信,堪称一份我党经营瓦窑堡的简明历史,厘清了很多历史事实。

1965年9月下旬,赵通儒给中?#21442;?#21271;局副书记高克?#20013;?#20102;一封1.3万余字的长信,是他所留下的50余封书信中史料价值最高者之一。信中写到三十年代初大批陕北青年学生到平、津等大城市学习、工作,构成了北方局干部?#28216;?#20013;的中坚力量,是中共党史上一段极为重要的内容,几乎从未有人提到过这段史实。信中还写到渭华起义失败后,高克林、向孝兹、李锦峰等关中干部转移到陕北,如何安置这些干部,特委领导人中发生的激?#33402;?#35770;。这些史料都十分罕见,填补了陕北党史上的大段空白。

赵通儒的书信,择要在《?#24433;参?#23398;》上连载了7期,从2013年第6期到2014年第6期,共发表20封约7万余字。

五、日记

1953年7月31日,赵通儒在西北检察分署正式工作后就开始记日记,从此一天不隔,坚持下来。目前收集到的日记本共有16册,第1册到第15册完整保留,缺16、17两册,再有第18册(1959年2月1日至3月31日)。这些日记中,也保留下来大量史料。如1954年10月16日的日记中,记录了很多党史资料,南梁堡,打横?#21073;?#35299;放瓦窑堡,并指出了高岗主导的《陕甘宁边区简史》中的失实与遗漏之处。再如1956年5月21日的日记中,写到与西北俄文专科学校(今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前身)校长王?#21697;?#31561;人谈?#21073;?#20826;中央、毛主席来到陕北后,红一方面军迅速发展与壮大,东征,西征,双十二,捉蒋。1957年1月30日的日记中,分类记下了许多名单,有清涧起义前石谦部队各连连长名单,谢子长连安定籍官兵名单,1924年去河南参加国民二军的陕北人名单,我党先后打入高桂滋、杨虎城、?#30772;?#20891;校、南京军校的人员名单等。1957年11月14日的日记中,写到了1930年到1934年北京西老胡同15号?#24433;不?#39302;的情况,富县李允文在里面给北方?#25370;?#34593;版,范文?#30342;?#19982;李允文在那里往来。陕北人都在会馆里活动过,造假文凭,找代考学校,传消息,找关系等。当月19日的日记中,记录了陕北特委早期活动的很多情况。

六、申诉材料

赵通儒的后半生,基本上是在不断申诉中走完生命历程的,写过很多申诉书,其中也包含有不少党史资料。在1958年3月18日至31日《参加整风会议发言提纲》,1959年1月10日《意见说明书》,1959年3月20日《关于1935年处分是错误的说明》和《关于1954年及1958年两?#26410;?#20998;的说明》等申诉书中,?#21450;?#21547;有大量的史料。

七、外调材料

赵通儒还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外调人员写过无数材料,散布在全国各地。这部分资料,现在见到的不多。如1956年1月3日,他就为子长县外调人员写了李邦瑶、李葆秀、冯景异、?#40092;?#26848;、吴士俊、营尔勋等6个人的材料,近万字。这些人很早都加入过共产党,后来或死或叛或自首,先后离开了革命?#28216;欏?#20877;如1956年1月24日,他给中宣部副部长张际春就寄去了史?#23578;?#21016;含初烈士传。

八、?#35789;?#21517;资料

目前收集到的赵通儒遗文已有数百万字,时?#28103;?#24230;从1941年至1968年,最早一份与赵通儒相关的资料形成于1941年10月15日,为《中央组织部恢复赵通儒同志党籍的决定》,有陈云部长的亲?#26159;?#21517;。最晚的文?#20013;?#25104;于1968年7月28日,记在一个笔记本上。这些遗文中,文字最多的是《新生活日记》,共16个日记本,尚未全部整理出来。这些资料,绝大多数署着赵通儒的名字,还有一些虽然没有直接署名,但参考他的日记、笔记或其他文字,可以确定为他所写。

?#35789;?#21517;这部分资料,最重要的是一套表格,《党史材料附表(1—12)》,内容是1924年至1930年陕北党团组织体系状况,共12页,12个表格,打印稿,从所记载的上下左右组织关系、时间和人员职务等内容看,可以确定为赵通儒1943年所写。1958年7月1日,赵通儒在《陕北各县早期党史资料·简序》中写?#21073;骸?943年,?#24433;?#22312;党中央领导整风后,列了一份表,把西北、陕北党与团从1924年至1930年上下左右的关系、时日简明列出,共抄两份,一份交西北局,希审阅参考后,转报中央。……一份存之陕甘宁边区政府民族事务委?#34987;帷?#29616;在收集到的這套表格,由西北红军军战史编委会于1963年8月9日复制,资料来?#20174;?#35199;北党校,时间为1953年5月。

还有一份?#35835;?#22763;刘志丹同志革命史略?#21453;?#21360;稿,抄录于志丹陵内纪念碑上,从内容与文风判?#24076;?#24212;该也出自赵通儒手?#30465;?#36213;通儒曾在?#35835;?#22823;以前读书笔记》第28篇“中国革命之前?#23613;北?#35760;中写?#21073;骸?#20026;了让别的同志出名,关于志丹传,我一直留给别的同志去写。待到1943年,再无法等待了,我执笔草之。”《西安杂记》中也提到此事。

另外还有白明善、焦维炽、惠泽人、孙兰馥等?#35835;?#22763;史略?#21453;?#21360;稿,虽没有署名,但标题是用毛笔?#20013;?#30340;颜体楷书,一看就是赵通儒的笔体,文风也是典型的赵氏风格,相关内容在他的笔记本中多次出现过。因此,?#37096;?#20197;判定是他的文字。

?#24433;参?#23398; 2019年1期

?#24433;参?#23398;的其它文章
更田的黑名单
春风寒
从苍井空到观世音
丢失的鞋垫
?#19968;?#40060;
麦地的鹧鸪
?
pc蛋蛋走势图预测
京东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贝利西餐厅怎么玩 下载巨人财富 法国亚眠国立高中 卡迪夫城对利物浦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麻将图 古怪猴子电子游艺 完整版新剑侠情缘 亚特兰大老鹰队老板 2012巴塞罗那